有没有好心人可以教狗蛋画画

做人失败

我终于又有图发了QAQ

希望今天晚上能梦到别小楼

晚安

翻出一张图_(:_」∠)_

【雁默】默苍离

(多私设,下为正文。)

    是夜,刚刚叛出羽国的策天凤和杏花君一路避开人迹,奔逃至一处深山洞穴中。

     “总算逃开了追兵,这个雁王真不愧是你教出来的好徒弟,”杏花君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半真半假地抱怨道:“我冥医这次真正是差一点就入幽冥了!你还好吧,策天凤?”

     “他不…”策天凤刚欲说话,却被一阵眩晕感冲地脚步一软。杏花君急忙拉住摔向地面的人,扶着他背靠墙壁坐好,用手一贴额头道:“嗯…你发烧了,看来是不怎么好了。”

   “……我没事。”策天凤忍着头晕目眩说道。

   “是,有我在,不会让你出事,只是啊…”杏花君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周围:“这里条件不大好,也没有药店可以抓药,不过好在我把织命针带出来了,你先将就一下。”说完便脱下自己的外衣给策天凤盖好,又在一边生起了火:“我这一针下去啊,虽然有点大材小用,但是保管你好好睡一觉,醒来就活跳跳!”

   “嗯…辛苦你了,杏花。”

   “说了多少次了麦叫我杏花!”只见杏花君手腕一翻,一针针下去又快又准,力道却很温柔。

   “嗯…杏花我们认识多久了?”

   “三年!快闭嘴休息了!”

   “哈,已经三年了……杏花…我想死了。”

   “你在讲什么肖话!发烧烧到脑子都坏掉了!不过没关系,我会医好你!”说完又是一针下去,策天凤渐渐抵不过意识的混沌,和上眼皮睡了过去。杏花君替他掖了掖衣角,沉默了一会,在旁边坐了下来。

……

    也许是条件实在不好,半夜策天凤发出一声模糊的呓语。杏花君连忙起身查探,只见策天凤平日白皙的面庞如今通红一片,被汗水濡湿的发丝也贴在脸上,并没有醒来的迹象。还好,这只是正常现象,发烧时多出些汗病会好得更快。因此,杏花君只是用袖口替他抹去汗水便又坐了下来,拨弄着火堆。

     火花爆裂,发出轻微的噼啪声,伴随着策天凤时而模糊的呓语。自逃亡以来,这个夜晚是难得的安静。

只是听了一会,杏花君又忍不住皱起眉头,有些疑惑。策天凤总是反复呢喃着一个字。

   “…昂?什么昂?昂是什么意思?”杏花君起身想要再替他擦擦汗,只是在收回手的时候被人一把抓住。

   “.…..”

     还没等杏花君把自己的手抽出来,那人却已经主动放开了,顺便还翻了个身。

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还是没有醒来的迹象,杏花君只好认命地又帮他掖了掖衣角。就这样循环往复,一直到后半夜,策天凤才渐渐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 天光大亮,策天凤慢慢转醒,首先看到的就是杏花君一点一点、小鸡啄米似的脑袋,手里用来烧火的木棍已经滚到了脚边。策天凤缓缓起身,把盖在身上的衣服叠好,伸手推了推正在打瞌睡的人。

   “啊!是谁!策天凤快走啊!”杏花君一下惊坐而起,过了好一会才想起来,他们已经逃出羽国的范围了。

   “…咳咳,你醒了,手伸给我。” 嗯…脉象平稳,看来是无事了。“看在我们交情的份上,这一次诊金允许你先欠下,等你发财了麦忘记我这个救命恩人。”

    “...该动身了。”策天凤说罢先一步踏出了他们暂时栖身的山洞。

   “喂,等等我!走这么快该不会是想要赖账吧!”杏花君顾不上掸去粘在衣袍上的灰,胡乱穿好就急忙跟了上去。“我说策天凤啊,我的诊金是有一点贵没错啦,但是看在你我交情这么好的份上再给你打个折,你只需要回答我一个问题就好。”

   “哦?什么问题?”

   “昂是什么意思!”

   本来漫不经心的策天凤脸色变了变,不过自顾自吐槽的杏花君没注意到。“昨天晚上我听你一直在念这个字,听到耳朵都要生茧了!”

   “一名病人在昏迷中的呻吟罢了”。

   “当我是真的傻哦,病人在昏迷中是怎样的表现,做医生的可是最清楚!”

   “不管你信不信,这都是我的答案。还有...以后叫我默苍离吧,策天凤已经不存在了。”...或者,从未真正存在过。

   “...额,这又是为什么啊!”杏花君的注意力立刻被转移了,他抓了抓头发,感觉自己一个头变两个大。见他不答只好按下心中的疑惑和不安继续道:“那...苍离啊,我这样叫你好吧?咱们是要往哪里去,你可有计划?”

   “向南,前往中原。”

     青衣人微垂眼帘,看着脚下的路,沉默向前行去。

     这一路上他们也许会遇见各种各样危险,也许会遇见路见不平的侠士,也许会行至荒无人烟的野岭,也许会有一程好山好水相伴...不过这对默苍离来说都没意义了。

     只有他自己知道,那个他反反复复念了一夜的字不是昂,而是鸿。

    上官鸿信的鸿。

    少年人的感情总是炙热的,上官鸿信对他的感情就像一团火一样温暖着他,使他的血也渐渐有了温度,然后反复加温至沸腾,却在沸腾后...燃尽。如今只剩下了一副躯壳,默然无语,仓皇逃离。

(正文完)


灵感来源于随手翻到的一首诗:晓行巴峡

际晓投巴峡,馀春忆帝京。

晴江一女浣,朝日众鸡鸣。

水国舟中市,山桥树杪行。

登高万井出,眺迥二流明。

人作殊方语,莺为故国声。

赖多山水趣,稍解别离情。